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归途遇鬼

核心提示:凌晨一点,老菜从网游世界回归了现实世界,惊觉到了时间,平时,下夜班的妻子小玫早已经到家了,会在厨房做好夜宵,等他回归现实世界后填饱饿了的胃,看手机,没有收到她的信息,有一通未接来

凌晨一点,老菜从网游世界回归了现实世界,惊觉到了时间,平时,下夜班的妻子小玫早已经到家了,会在厨房做好夜宵,等他回归现实世界后填饱饿了的胃,看手机,没有收到她的信息,有一通未接来电,号码是一个朋友的。

"你打我电话有啥事情?"

"哈哈,打错了。"朋友喝酒喝的多了,拿着手机拨打提供聊天服务的小姐,手指在屏幕上一划,没点中小姐的手机号码,点中了登记在她上面一栏的老菜。

结束了与一个醉汉的通话,老菜拨打小玫的手机号码,打不通,手机关机或者是没电,出门去找找看,他沿着去小玫单位最近的路线,边走边晃着电筒的光柱,四处的照,找寻她的身影,照见了一只女式的低跟皮鞋,右边脚上的,是小玫近期买来穿的,再继续朝前走,手电筒的光柱照见了另一只同款同色的低跟皮鞋,左边脚上的,光着一双脚的小玫会在哪里,继续朝着前走,手电筒的光柱照见了前方路面上的一只皮包,是小玫的,包上挂着相片夹,里面塞着一张小玫与他合拍的大头照,包内有小玫的手机,明明是开机状态,电量也剩余着大半,也在满格的信号覆盖范围内,刚才,为什么会被语音提示无法接通?再朝前走,一直走到了小玫上班的地方,站到了医院的后门口。

门房里看电视剧的老头说:"看见你媳妇下班走的,走了两个多小时了。"抬手指向了门房的屋檐下,监控的探头拍摄到的画面能证明,老头没看花眼,监控室优待职工家属,给老菜看了两个多小时前,小玫肩挎着皮包走出医院后门的视频。

一双低跟的皮鞋,一只皮包,摊在桌子上,老菜呆呆的看着,因为是成年人,失踪不超过四十八个小时是不立案的,除非提供出有被暴力胁迫掠走的,就会破例的立即立案,他提供的在路上拾取到的皮鞋和皮包,没有受到暴力袭击被损坏的痕迹,不能够成为破例立即立案侦办的关键,警察让他先回家等着,会在天亮后,由协警在小玫失踪前最后一次走过的路上巡视一遍,看看能否找到更多的物证和痕迹,以期待早点立案侦办,老菜被警察的一番话说的没办法,只能呆呆的坐在家里,面对着桌子上的小玫的皮鞋和皮包,心情更多的是懊悔,如果不是玩网络游戏沉迷在感官刺激的虚拟世界中,就会早一点的发觉到小玫晚归的异常,早一点的出门去寻找,也许能找到被歹徒威逼着控制住的小玫。

老菜坐在沙发上等到了天亮,冷水洗了脸,喝了浓浓的咖啡一杯,提神醒脑,出门去了警察局。

协警没有找到更多的物证和痕迹,已经失踪超过十二个小时的小玫,不能被立案侦办,老菜想骂人,当着警察的面,他用手指捏着小臂上的皮肉,用疼痛分散注意力,不去想着骂人的话,免得自己的一时冲动图个嘴畅快了,得罪了警察,像个沙包一样被丢进拘留房中,与一群暴徒关在一起,不用警察动手,就能让他鼻青脸肿的为嘴快付出代价。

距离立案还需要等二十四个小时,老菜等不了,他从白天找到了天黑,实在走不动了,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双腿曲着膝盖,当成支架,撑住环起来的双臂,头枕上去,闭目养一会神。

"老菜。"是小玫的声音,老菜抬起头,噌的一下从台阶上站起来,跑回到路中间:"小玫,你在哪里?"手电筒的光柱四处乱晃。

"老菜。"他辩别出声音的来源方向,沿着路小跑,跑到了路的尽头,站在丁字路口,一条路是小玫平时走回家的路,相反的方向是老菜从未走过的路,手电筒的光柱照向了从未走过的路,两边是树林,错列着很多树木,深处漆黑一片,手电筒的光柱照不进那片漆黑中。

路的尽头,是一道又高又宽的铁栅栏门,宽度约十米的样子,高度,约有三米的样子,铁栅栏门的每一根铁棍都是不加装饰物的,涂着黑漆,插在最底部的门边框上,焊接住了,想攀爬,没有可以落脚当支撑点的,除非是活猴子般的爬杆老手,手电筒的光柱移向了铁栅栏门的顶端,每一根铁棍的末梢都被打磨成尖锐的剑锋,铁栅栏门上没有挂着锁具,只是合上了,伸手一推,就推开了,手心的皮肤接触到铁棍,冰冷的触感过电流般传遍了全身,打了个寒颤,手心的皮肤还接触到了一片粘粘的感觉,翻转过来,粘在手心的一片,是鲜红的血液,腥味扑进了鼻子,身上没带纸巾,擦在了外套上。

铁栅栏门内是和外面一样延伸在树林间的路,伸向一栋二层的楼,窗户内没有灯光透出,在手电筒的光柱中,进楼的门无声的敞开,光柱照不进门内的一片漆黑中。

"老菜。"小玫的声音从门内的漆黑一片中传出。

"别进来,快逃!"小玫的声音突然提高,大声的喊,老菜已经迈出的一步收了回来,握住手电筒的手抖了起来,因为光柱照见了,门内的漆黑一片中走出来一个浑身浴血的女人,不是小玫,穿着护士服,光着双脚,手中提着一柄斧头。

老菜狂奔着,冲回到了铁栅栏门边,推门,却推不开了。

"老菜。"小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停下来,回头看向身后,小楼完全的隐没在弥漫的白雾中,白雾继续朝他所在的地方弥漫,一个身影从白雾中不急不慢的走出来,不是小玫,是浑身浴血的护士,手中提着斧头,向老菜走来。

左右两边都是漆黑一片树林,他除了爬上铁栅栏门翻越过去,没有更好的路可以选择,迅速的脱下外套,咬在嘴上叼住,双手抓住铁棍,朝上攀爬,求生欲逼着他爆发出来了潜能,让他很轻易的快速的爬到了铁栅栏门的顶部,被打磨成尖锐剑锋的铁棍末梢,成了他翻越过铁栅栏门的巨大障碍,咬住外套的牙关松开,一只手缠绕上一部分的外套,另一只手也缠绕上一部分的外套,抓住了打磨成尖锐剑锋的铁棍末梢,感觉到厚厚的裹住双手的外套仍被割开了,鲜血从被割开的伤口流出,顺着铁棍流淌下去。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