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食婴胎

核心提示:“太太,您不必担心,吃了这个,保准你生个大胖小子……”。雪雁曾经是一家夜总会的小姐,在一次陪客吃饭的时候,他认识了子良。子良是一家上市公司老板的独生子,家财万贯,而且英俊帅气

“太太,您不必担心,吃了这个,保准你生个大胖小子……”。

雪雁曾经是一家夜总会的小姐,在一次陪客吃饭的时候,他认识了子良。子良是一家上市公司老板的独生子,家财万贯,而且英俊帅气,温柔体贴,但也风流倜傥。一见面,雪雁就被他身上独特的气质征服了。她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把这个男人拿下。

小姐就是小姐,对付风流成性的男子都有一套自己的杀手锏。和子良纠缠了没几天。雪雁就让这位富家公子哥乖乖地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子良把她带回了自己家,威逼父母允许自己和雪雁结婚,不然就要带着雪雁私奔。子良的父母自小宠爱这个独生子,对他的任何要求从来都是百依百顺。虽然极其不满意这个“酒家女”出身的儿媳妇。但为了儿子高兴,公公婆婆还是忍气吞声地妥协了。

雪雁如愿以偿地嫁入了豪门,过上了少奶奶的生活。不过,她心里明白得很。公公婆婆并没有真心实意的地接纳自己。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离开子良。想要在这个家呆得长久,必须要和子良尽快生个孩子,这样两个老顽固就该死心了。可是,雪雁和子良结婚都一年多了,房事行了不少,可肚子就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雪雁有些担心,便偷偷地去医院检查,这一茬不要紧,医生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瞬间把雪雁的希望击破了,原来,雪雁患有不孕不育症。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雪雁偷偷撕碎了病历诊断书,回到家后吗,她一个人躲到书房里,大声地哭了起来,她心里明白,如果子良知道自己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是一定会把自己赶出家门的,到时候,自己将会一无所有,甚至还比不上从前。

“太太,您怎么了?”书房的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雪雁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回头看时,发现是家里的保姆吴妈。吴妈很会讨好人,见雪雁这副模样,便扶起她安慰道:“太太,可别这样,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就跟我说说吧。”

“吴妈!”雪雁一把抱住吴妈的肩膀,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从眼眶中倾泻而出:“我生不了孩子饿,怎么办,我会不会被子良赶出去啊.....呜呜呜.....。”

“哎呀,太太,您想多了”吴妈听后,有些阴险地笑了笑:“我当出了什么大事,这个小问题我就可以帮你。”

“什么,是真的吗?”雪雁仿佛一下子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快告诉我,要怎么做?”

“太太,知道婴胎吗?就是还未成型的婴儿胚胎。这种东西在我们老家可是滋补上品啊。吴妈说道:“以前我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差点连命都没保住,多亏吃了家里人找来的婴胎,才保住性命活到今天,我想,如果太太吃了这个,一定会生个大胖小子的。我儿子在市医院工作,经常接触到那些去堕胎的女孩子,想弄到婴胎对他来说是很容易的,您要试试吗”

“要,要!”雪雁激动地握住吴妈的手:“只要你帮我弄到,我不会亏待你的。不过,你千万不能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不然.....。”

“这个你放心,我不会让太太失望的”吴妈有些诡异地笑了起来。

几天之后,吴妈把一个黑色塑料袋带回了家。她直接进了厨房,忙活了大半天才端出了一碗奇形怪状的东西。

“太太,快尝尝吧,这可是新鲜的婴儿胎!”吴妈把碗放在了雪雁的面前:“快吃了吧!”

雪雁神情复杂地看着碗里那个鸡蛋大小,已经被炖得发黄的婴儿胚胎,它虽然尚未成型,但已经能够隐约看到两只黑黑的小眼睛了。雪雁突然感到有些反胃,但她还是强忍着心理的不适,用筷子夹起那个东西送进了嘴里。刹那间,一股腥甜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散开来,雪雁面无表情地咀嚼着,没过多久就把把碗里的东西连汤带水的吃了个一干二净.....、

“这才对嘛,太太,原汤化原食,吃一段时间肯定会管用的,呵呵.....”

从这天开始,只要子良不在家,吴妈就会拜托儿子从医院弄几个婴儿胎,拿回家炖给雪雁吃。而雪雁呢,也渐渐不再抵触这种令人恶心的恐怖食材。为了生孩子,她已经不顾一切了。

“宝宝,快来吧,快来吧.....”。

光阴似箭,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也许真的是吴妈的偏方起了作用,在一次体检中,医生有些不可思议地对雪雁说:“你怀孕了。听到这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雪雁心里像开了花一样高兴。她知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有了这个小生命,子良,还有子良的万贯家财就都属于自己了。

雪雁给了吴妈一大笔酬劳,她自己则在子良的陪伴下提前住进了妇幼保健院,静静地等待着小生命的到来。时间在悄无声息中又度过了10个月,这一天,生产的日子终于到了,雪雁在子良和公婆的注目下被推进了生产室.....

然而,就在产室的大门关上后不久,屋子里的灯光忽然开始明灭不定地闪烁起来。医生和护士就像中了邪一样晕倒在地。雪雁大惊失色,她大声呼喊子良的名字。可是,根本没有人回答她。虽然她知道子良就在门外。

“妈妈,妈妈!”突然,雪雁的耳边响起了微弱而稚嫩的啼哭声,也就在这时,她感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腹腔里上蹿下跳一样。雪雁怀胎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的疼痛。

“啊!”雪雁大叫一声,从产床上滚落下来,殷红色的血从下体渗出,流得到处都是。雪雁痛苦地捂着肚子,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不断滚落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难受。”雪雁呼呼地喘着粗气,她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试图站起来。可就在这时,只听“刺啦”一声,伴随着一阵深入骨髓的疼痛,一只只血淋淋的小手贯穿了她的腹部.....

雪雁在恐惧中停止了呼吸,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会终结在这一天,她最抱有希望的一天。没过几秒钟,数十个鸡蛋大小,瘦骨嶙峋,形状怪异的小人儿缓缓地从雪雁肚子的裂口里中爬了出来,它们用怨毒而怪异地眼神凝望着雪雁的尸体。看了好久好久,随后,它们便化成一滩滩散发着恶臭的脓水,顺着不远处的下水口流了出去,消失在这寂静的黑夜之中……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