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嘘!别乱说话

核心提示:“哎~你听说没?大二有个学姐跳楼了!六楼!!”周露用手肘推了一下王慕蓉,脸上带着传播大新闻的兴奋劲儿。“嗯,听说了。”王慕蓉对她的话题没什么兴趣,低着头玩手机,游戏里的打斗越来越

“哎~你听说没?大二有个学姐跳楼了!六楼!!”周露用手肘推了一下王慕蓉,脸上带着传播大新闻的兴奋劲儿。

“嗯,听说了。”王慕蓉对她的话题没什么兴趣,低着头玩手机,游戏里的打斗越来越激烈,王慕蓉也越来越专注。

周露对于王慕蓉知道这个消息表现出了明显的失望,她垂下肩,有气无力的哦了一声。

王慕蓉正玩的兴奋,哪有时间关心她是什么样的表现,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更别说搭话了。

好在周露大概是经常遇到这种情况,自愈能力强大,没一会儿又用手肘碰了一下王慕蓉,凑过去说:“你知道她是为什么跳楼的吗?嗯~嗯~”王慕蓉没有反应,周露便又上手推了她两下。

王慕蓉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灵活的滑动点击,前进、后退、左、闪避、前进、攻……闪避,点岔了!‘致命袭击,玩家死亡,请选择原地复活或者退出’

“啊!啊!!周露,你要死啊!我就要刷到这个Boss了!”王慕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用看屏幕看太久有点充血的红色眼睛瞪着周露。

周露往后一缩,讨好的小声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呀!再说……再说你都不好奇那个学姐为什么跳楼吗?大家都传是情伤呢!你是没看到,那学姐脑袋都摔瘪了,血流了一地,啧啧~”周露说到后面,自己又嗨了,完全忘了自己做的好事!

王慕蓉见此翻了个白眼,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自顾自的提起垃圾就想出去倒。

“哎哎~你去干嘛?”周露着急忙慌地拦住了王慕蓉,咋咋呼呼的嚷道。

王慕蓉一提手上装垃圾的袋子,意思很明显,她做完这个动作,打开宿舍门就想出去。周露却拉着她的手臂不放,一副不让她去的样子。

王慕蓉是真的火了!她甩开周露的手,粗声粗气的问道:“这还没完了,你到底想干嘛?!”

周露一愣,眨了眨眼睛着急的说:“你别去,那个学姐就死在垃圾集装箱附近。”

“我又不怕!”王慕蓉直接走了出去。周露看了眼空荡荡的宿舍,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你跟上来干嘛?不就死了一个人吗!有什么可怕的,像她这种人,为了一点小事就去死,当初就不该被生下来!我要是她妈,我就在她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掐死她,免得浪费时间养出个短命鬼!”王慕蓉见周露追了出来,嘴里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说,把刚刚的郁闷全部发泄到那个自杀的学姐身上。

“嘘嘘!你少说两句,你就不怕把那个学姐的魂召来!”周露一脸的惶恐不安,就差没上手去捂王慕蓉的嘴了。

“在宿舍里你非要拉着我说,一出来就怂了?”王慕蓉调转话头,借机说周露的不是。

两人说着话,脚上却是不停,眼看就要到垃圾集装箱了,周露想起自己看过的学姐尸体的群拍,怎么敢再和王慕蓉顶,低下头不住的说自己错了。

王慕蓉差不多也发泄完了,哼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学生跳楼死亡的事情对学校影响还是很大的,学校给学生们放了假,周露是本地人,一放假就回家了,两个人的的寝室就剩下王慕蓉一人。

反正有时间,留校的同学就三三两两的约着出去玩,王慕蓉逛完街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她打开寝室门,里面黑漆漆的,一阵凉风吹过,王慕蓉控制不住的想起了那个自杀的学姐,顿时觉得浑身发冷,有点不敢进去。

她甩甩头,在心里默念了几句‘这世界上没有鬼,别自己吓自己……’硬着头皮就走了进去,她怕自己真的想的太多吓到自己,放下东西就直接洗洗睡了。

睡到半夜,王慕蓉突然醒了,她睁着眼睛看了半响天花板,精神恍惚却怎么都无法入睡。觉得有点儿口渴,就想下床倒点水喝,她摸索着打开了壁灯,掀开被子,正想下床,却看到对面床上坐着一个人,她以为周露也醒来了,便轻轻地声叫了声:“露露。”

忽地,她眼睛瞪大,瞳孔巨震。周露不在寝室!

那床上的是谁?!!

王慕蓉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她揉了揉瞪得酸涩的眼睛,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只一眼,王慕蓉便吓得张大嘴巴差点失声尖叫,对面床上坐着的那个人,是个身姿纤细的女子,但是她的头,却不正常的凹陷了下去。

王慕蓉也看过那个学姐尸体的照片,她几乎马上就认出了对面是谁。可她却更害怕了!人们在面对未知或没遇见过的事情是总是会有些一往无前的勇气,可真正碰上了,谁敢说不怕?

王慕蓉不敢再动,可更不敢留在这儿和一个鬼共处一室,她正想鼓起勇气冲出去时,对面的东西站了起来!王慕蓉一下子缩回了被窝里,拿被子捂着头,什么也不敢看了。

在被子里她渐渐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不知是下意识地不敢呼吸还是被子里空气太少。周围安静地可怕,‘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不停响起,她却不敢去想滴落的是什么。

王慕蓉能感觉到‘它’站在床前,她不可抑制的全身发抖,僵持的时间越来越久,王慕蓉也越来越难受,像是等待死亡的囚徒,知道自己会死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这种等待厄运降临的感觉让她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突然,王慕蓉的脚上传来透人心肺的冰凉触感,她被冻的一怔,下意识的往那看去,一个血肉模糊扭曲变形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被血液粘住的头发披散在她脸上,它怨毒的眼睛透过头发死死地盯着王慕蓉!

“啊啊~~”王慕蓉尖叫出声,两脚乱踹,拼命的上前爬到了床的角落,她闭着眼睛,双手抱头,口中不断的说着:“我再也不敢乱说了,再也不敢了了,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寒凉的触感覆在了王慕蓉的手上,她战战兢兢的睁开双眼,‘它’的脸凑到了面前,王慕蓉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她再也承受不住,一番白眼晕了过去。

……

‘滴答~滴答~’王慕蓉被脸上的湿意弄醒,她用手抹了下脸后拿到眼前一看,手上一片血红!王慕蓉尖叫一声,坐了起来,手脚并用的往后退去,这一退,她才发现自己在阳台的围栏,围栏宽不到四十厘米,她一退差点翻下去!她住在十楼,翻下去哪会有命在?

王慕蓉小小地拍了拍心口,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先回到寝室,脚踏实地才会安全些,围栏上实在太过危险了。

四周一片漆黑,寝室灯座上绿色的荧光便显得格外的突出,王慕蓉认准了寝室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往有荧光的方向一跳,本以为回到寝室里的,身体却失重般的迅速下坠,耳边传呼呼的风声……

“X大学两女生跳楼自杀,原因不明。”

哦!也许有人知道,但她连寝室都不敢再回,更别提站出来‘乱说’了!毕竟,在背后说别人人是听不见,其它什么的可不一定的。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