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捡来的鞋子

核心提示:每逢星期六日,家里总是见不到夏雨的身影,那是她跑去度假啦。夏雨最喜欢跑到奶奶家住上两天,因为在奶奶那里,可以听到许多千奇百怪的故事,夏雨很喜欢这样,特别有意思。这次星期五,夏

每逢星期六日,家里总是见不到夏雨的身影,那是她跑去度假啦。夏雨最喜欢跑到奶奶家住上两天,因为在奶奶那里,可以听到许多千奇百怪的故事,夏雨很喜欢这样,特别有意思。

这次星期五,夏雨就跑到奶奶家里去了。

客厅有人,是一个年龄跟奶奶差不多的老人,她们都是一顶银白色的盘发。夏雨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就上楼去了。

过了一个半小时,在楼上房间的夏雨听到楼下客厅木椅的声音。奶奶家里的东西都是古色古香,尽管房子从新建筑了一番,不过奶奶以前的东西都不舍得扔,家里的人拗不过,也就随她去了。

楼下那几张老旧的木椅只要有人坐在上面,起身的时候总会发出“吱咯!吱咯!”的声响,紧接着是大门的关门声。

夏雨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速度来到了客厅,奶奶已经沏好茶,准备给夏雨讲故事了。

这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个15岁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叫丫丫。丫丫是福建人,从小就跟着父母走南闯北的。

丫丫的父母从事卖艺的行当,说不赚钱,其实算上是能过的了温饱,不至于要寄人篱下,后来夫妻两个商量后,觉得卖艺的行当不是长期之际,于是就决定了在镇上开个小店卖卖豆浆肉包之内的。

还真别说,丫丫家的料足,够分量,大把人个传十,十传百的,每天的工作都忙得停不下来,丫丫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

她到了上学的年纪,父母给她交了学费,学校在距离家里的路程有半个多小时,中间的路段要经过一道10分钟左右的泥土路,那一段路四周都是田地,白天都是一些农民在忙活着田里的农活,不过中午时分可以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的。

中午的太阳太毒辣,所有人都跑去避暑了。

没有人会在这样的天气在街道上闲逛,偏偏丫丫就是这么一个人。

那天,丫丫到达学校,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要把课本费用交齐,必须在今天内完成,没有交齐的同学下午放学就得留堂。

丫丫早上因为起得晚,太冲忙,把明明放在自己床头柜上的课本费落下忘记带了。当天中午,她还是往原来的路走,中午时分太阳很大,走在泥土路上,丫丫就感觉自己就快被晒融化了。

她加快脚步往家里的方向走去,然而就在这时,她发现了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对粉色的布鞋,那个颜色那个款式都是丫丫最喜欢的。

鞋子的鞋头还有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可爱极了。

但是想起妈妈说过的话,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拿,丫丫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子,满是泥土补丁的,因为家里的工作太忙,父母根本就没有时间带丫丫去逛街买东西的,这鞋子也是让母亲抽空的时候给补上的。

丫丫一跑三回头,看着那鞋子就在自己的眼前,她最后还是忍不住的穿上它回家了,而她原本补了N个补丁的鞋子也被扔掉了。

那天晚上要睡觉的时候,丫丫特意把鞋子整整齐齐的摆在自己的床边,希望第二天起来又可以穿上它了,有了新鞋子的丫丫兴奋的睡不着觉。

时间到了2点钟,丫丫已经睡着了,嘴角微微的弯着,看来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不过就在此时,一阵阵穿着鞋子拖着地板的声音若隐若现的徘徊在丫丫的耳朵里,起初,丫丫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准备继续睡,不过随着脚步声越来越频繁,声音也越来越大,丫丫感到全所未有的恐惧在心中蔓延,因为她发现,这个拖着鞋子的声音竟然就在自己的房间里。

“哒哒哒!”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响起,由远至近,她能感觉到,屋里的那个人走到自己的床边,停了一下,又走远去了,接着又折返,一直这样来来回回的。

丫丫的眼睛是紧紧闭着的,她不敢张开眼睛,害怕一睁开,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她就在这样可怕的气氛下,清晰的思绪里,紧闭着双眼挨到了天亮。

大概到了6更天,响了一夜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了。

丫丫起床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放在床头边上的一双鞋子,一只鞋子的头部插在床底的床缝里,另外一只就安安静静的躺在了房门出,看上去就像是被什么吓得四处逃窜的场景。

声音是消失了,可是丫丫为此请了一天假。

没错,她发烧了,40度,找了医生来检查,医生担心温度太高,会有被烧坏脑子的可能,并嘱咐丫丫的母亲一定要不定的用毛巾浸过冷水不停的更换敷在丫丫的额头上,降低高烧的温度。

家里只有丫丫这么一个女孩,丫丫发生这个事,夫妻两人早就被吓得惊魂未定。丫丫的妈妈听从医生的意见,就一直被在丫丫的身边,时不时的给她更换毛巾,减低温度。

无意间,她问起丫丫最近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学习成绩好不好,丫丫也顺便把自己在小乡的泥土道上看到的鞋子的事情,跟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房间里有鞋子响起的声音。

谁知,丫丫的妈妈一听,就隐隐约约能感觉丫丫的发烧跟她捡到的鞋子有很大的关联,她追问了丫丫鞋子的去处。

随着丫丫的说明,妈妈果然在床底下找到了那双被丫丫捡回来的鞋子。

粉色的鞋子,鞋子板上的针织是纯手工制作的,在年轻的时候,丫丫的妈妈曾经入过工厂打工,就是一针一线的给这种鞋子缝制出来。

但是这个鞋子她记得,只有逝去的人才会穿这种鞋子的。

事情一下子明了了,丫丫的妈妈气汹汹的抓起鞋子,跑出门口外的几十米,把鞋子往垃圾堆了一丢,对着扔鞋子的方向恶狠狠的咒骂了几句。

丫丫的高烧退下了,丫丫的妈妈带着丫丫去庙里烧香拜佛,求了一道平安符带在了身上,而丫丫的脚上也穿上了一双运动类型的新鞋子。。

后来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丫丫房里再也没有听到房里响起了走路的声音。

而这个叫丫丫的,就是刚刚来找奶奶闲聊的老人。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