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青骓手记之人偶师

核心提示:“准备好了吗?该你上场了!孩子们都在等着看你呢!”好像是团长一类的人物,正向幕后吆喝着。“等一下,再等一下,再充一点气就好了,再等一下。”回答的人像是个受气包,细小的声音瞬间吞

“准备好了吗?该你上场了!孩子们都在等着看你呢!”好像是团长一类的人物,正向幕后吆喝着。

“等一下,再等一下,再充一点气就好了,再等一下。”回答的人像是个受气包,细小的声音瞬间吞没在幕后的嘈杂声中,幕前一片欢声笑语,而幕后则紧张的忙碌着。

“叫小丑再多演一会儿,再做几个气球给孩子们,帮人偶拖延一下!”严厉的口气中明显又多了一丝慌张,他刚冲幕前交代完,又冲幕后吼着,“快一点,道具哪去了,帮他的人偶整理衣服,对了,别忘了化妆!”

玛利亚孤儿院,一年一度的儿童节这一天,都会邀请神秘嘉宾来和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度过,今年也不例外。院长在征求了孩子们和院工的意见之后,诚意邀请了小怪兽艺术团前来表演。小怪兽艺术团是本地小有名气的表演团体,专门从事滑稽表演,因其表演风趣幽默、充满童趣,因此尤其受到孩子们的欢迎。团中的人偶师精通腹语,与人偶之间的互动诙谐逗趣,人偶又做得精致可爱、惟妙惟肖,所以人偶节目追捧人甚多,不仅每一次艺术团的表演都要参加,而且往往做为攒底节目。就在刚才快要上台表演的时候,人偶突然出现了一点小问题,团长不得不让在他前面表演的小丑拖延一下时间,好让人偶师有功夫修理他的人偶。

“好了,好了!”人偶师终于吐了一口气,同样吐了一口气的还有团长,团长赶忙走到幕侧边上,这时小丑那无辜与求助的眼神正朝这边瞥来,团长赶忙一挥手示意小丑谢幕,小丑脸上一时间由阴转晴,只向台下鞠了一躬,就屁颠屁颠的向后台跑去。

“你可算好了!”小丑那又红又大的假鼻子当先被甩了下来,然后他的身体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破沙发上,“你再不来表演,我的腮帮子吹气球就要吹爆了!”

“下面请欣赏滑稽人偶表演!”

“哗!”无数的小手挥舞在空中,台下一片兴奋,看来孩子们已经等了很久。

走上台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西装的年轻男子,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梳得油亮,左手带着白手套。右手则拿着个人偶,他坐在台上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然后将人偶立在一旁的桌子上,人偶是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坏小孩造型,乱蓬蓬的头发,脚上还穿着夹脚拖。

这种表演形式很常见,人偶师将手从人偶身后的布袋子里伸进去,用以控制人偶的一举一动,然后通过腹语来实现人偶和表演者之间的对话,通过人偶丰富的肢体语言,和人偶与操控者的亲密互动达到逗笑观众的目的。

“小朋友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好朋友人偶师叔叔。”人偶师说着,朝台下挥了挥他那只戴着白手套的手。“今天我给小朋友们介绍个新朋友,邋遢大王!”

“小朋友们大家好!”人偶打完招呼,一脸不高兴的冲着人偶师说道,“喂!谁是邋遢大王啊?人家没有名字吗?小朋友们大家好,我叫王小帅!”

“王小帅。”人偶师笑嘻嘻的说着,“别人都叫你邋遢大王!还不能我叫吗?你瞧瞧你这乱糟糟的头发!”人偶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拨弄着他的头发,人偶极不情愿的站在桌子上,头不住地向后躲去,这滑稽的一幕惹来台下孩子们的哄堂大笑,“你再看看你的衣服,很久没洗了吧,还有你这小脚,你看看,脚趾头都黑成什么样了!小朋友们,你们说,他这样好看吗?”

“不好看!”稚嫩的童声里夹杂着零星的几句“好看”,这本就是为孩子们准备的节目,和孩子们的互动是必不可少的。

“你看看,小朋友们都说你不好看了,都不喜欢你了。”人偶师继续说着,“你看台下的小朋友们,每一个人都白白净净地。多惹人喜爱!”

“哎呀,脏一点没关系啦,自己舒服才是最重要!”人偶说着,从自己的小口袋里拿出一枚红枣,说着就要往嘴里放。

“等一等。”人偶师一把将人偶手中的枣子夺了过来,“你这枣子洗了没有?你的手一看就没有洗,脏兮兮的,这样吃枣子会把病菌一块吃下去的,多不卫生啊!快去洗手,顺便把枣子也洗了!”

“就不就不,你给我你给我!”人偶拼命的夺着,一时抓着人偶师的衣服,一时又爬到他头上抓着他的头发,一时又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撒着泼,台下的孩子们看着人偶和人偶师的不断过招,哈哈大笑。终于人偶师执拗不过人偶的无理取闹,终于还是把红枣给了人偶。

人偶转悲为笑,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拿着枣子吃了起来。

“小朋友,这种不卫生的行为可不要学啊。”人偶师这个时候还不忘教育小朋友,“这多不卫生啊,你看,闹肚子了不是?”

“哎呦,哎呦!疼死我了,疼死我了!”人偶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哀叫起来,“肚子好疼啊,不行了我要去上厕所!”说着,就要从桌子上跳下来。

“哎,等等!”人偶师哪会让他走,这正是教育人偶的机会,“你先别走,你看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子疼了吧。”

“是是是,你说得对,我要去上厕所。”人偶说着又要跳下桌子,可是还是被人偶师拉了回来。

“你知道错了没有,以后还这么做吗?”人偶师微笑着。

“我错了,我错了,以后我一定改正,做一个讲卫生的人偶君!”人偶哀求着,人偶师终于放了他一马,这场表演也就此结束。

人偶师的精彩表演为这场演出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团长站在台上不住的向台下感谢,几个院工围了过来。

“团长,团长,我们这里的孩子非常喜欢人偶师的表演,能帮我们要几个签名吗?”

“这个......”团长犹豫着,可是他看着台下小朋友们真挚的表情,不忍拒绝,“好吧,我去演员休息室帮你们要啊。”

“累死了。”一阵黏糊糊的声音过后,屋子里传来“嘶嘶”的声响,像是车胎漏气的声音。

团长一推门,正看见人偶翘着脚,坐在桌子上抽烟,在他身边,一个红通通的小球正舒展了他纤细的四肢做着俯卧撑。在他们身边,两只水晶鞋正在喝酒,它们里面长着肉囊,像是两个水晶鞋模样的鲍鱼。

“我说过多少遍了,休息室的门一定要锁好,你们是妖怪,让人看到了还能活命吗?你们两个道具师别偷懒,把道具收好!”团长呵斥着两个正在打盹的狐狸,它们赶忙跳起来,将泄了气的人皮道具收好。就听“砰”的一声,团长将门关好,脑袋却不小心被震了下来,但是他的脑袋和身子还有一条扭曲的绳子相连,就像是电话话筒从座机上掉下来一样。

“气死我了。”团长将脑袋放了回去,“唉?我手里拿着笔和本是要干什么来着?”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