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迁坟之坟地夜守灵

核心提示:首先讲一下为什么要迁坟:农村对阳宅风水和阴宅风水上面都是非常讲究的,生活当中难免有时候会遇到迁坟,例如修路占到老祖宗们的坟墓需要搬迁,或者是家里不顺需要改变阴宅风水的。

首先讲一下为什么要迁坟:

农村对阳宅风水和阴宅风水上面都是非常讲究的,生活当中难免有时候会遇到迁坟,例如修路占到老祖宗们的坟墓需要搬迁,或者是家里不顺需要改变阴宅风水的。并不是说迁坟就是坏处,很多时候迁坟会为阴宅带来更好的风水,也能改变家里面人的运势。

迁祖坟是前年的事,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从市里通往镇上有条公路,我们家祖坟就在路边,并且离公路非常的近。那年公路扩宽,这样就引出一段迁坟的故事。

那天,家族中的长辈招集我们开会,就是讨论迁坟之事。整个大家族近二百人,有本事的自然也不少,家族迁坟当然风水之事也相当讲究。

迁坟自然离不了请风水师,整个大家族,谁都想找自己认识的风水师。争来争去,最后大会决定:请的风水师要有名气,费用还不要别人分摊,这事自然落在了有钱人的身上。还有就是请专业的起坟班子,再者迁坟时有亲戚要来,为了少些麻烦,各家亲戚先自己招待着,迁完坟后统一招待,就这样意见算是统一下来了。

风水师终于请来了,姓张,大家都喊他张先生。那天他拿着罗盘,长辈们陪着他转悠了一天,出于好奇,我也在后面跟着,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处好风水。他说那里山势环月,形如龙椅,犄高尾摆,又如游龙,乃龙穴。其实我们这平原,根本没山,他也就是把某些地势比喻成山罢了!

选好了场地后,经过村干部批准,就这样定下来了。

张先生说:有好的场地还是不够好,最好用上五湖四海水,三山五岳石。怕影响风水,也是为了个好,大伙忙开了。家族成员多,各显其能,一个月为限准备齐。

迁坟那天,整个家族加上亲戚、帮忙的朋友,还有迁坟班子的人,我想至少要有七八百人,大小车辆在公路上排了多老长,场面真是宏大。

我们进入坟地,按照张先生的指示,先从祖坟开始,族里人祭拜后,(我们家祖坟是排穴,爷包孙形式),起坟班子动用挖掘机开挖了。

挖掘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土方工程结束,抬来了棺椁,(其实就是简易的木匣子)。开始捡拾尸骨,按照人的样子从新摆放在棺椁中,这个工作由起坟班子人工完成。我们所做的只是四个人撑起篷布,站在墓穴旁边遮住阳光。

以此类推,起出的棺椁如果尚好,就整体起出,用红稠罩子罩上,然后写上名字。各个小家族的棺椁放在一起,有钱的会统一换成气派的大棺椁。当然也有人会说,有些棺椁尚且能用,就不用换了,再者对阴人也不好。以我看来,别人的事咱管不着,谁让人家有钱呢!

由于家族要起的坟墓较多,当天没起结束。长辈们商量了一下,夜里年轻人要给亲人守灵。守灵的人中,当然还有我。

我们替换着回家吃饭,晚上九点多钟,年轻人陆续聚齐了。当然,为了有地方休息,家里有车的是开着车来的。公路比较窄,来往车辆不少,为了安全起见 ,我们将车开到了坟地里,由于坟地的场地也不大,便和刚起出的棺椁停放在一齐,我的车就和奶奶的棺椁紧挨着。车停好后,我们十几个年轻人在路边点起火堆,聚在一齐开始侃大山、吹牛皮。

后半夜,大伙都困了,都回车里休息。我和我哥在一辆车里休息,两个堂弟另外一辆车,(前面我说过,小家族的棺椁是放在一起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猛然被吵醒了,是躺在后排哥哥的声音,我看到他的样子好像很难受,还不停的哼哼。虽然我没经历过鬼压床,但那种情况我知道,我迅速的推推他、并且喊他,就这样我哥醒了。我看了看手机,快三点了。

我跟哥说:你秉气弱,要不你回家吧!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我哥怕我一个人害怕,本不想走。我说:不碍事,后面还有俩第第,没事。就这样,在我的坚持下,我哥回家了。我一人躺在车里,不知咋回事,这时的我无丝毫睡意。

后夜,除了公路上偶尔有个把车辆经过,静极了。这时,外面起风了,不大。虽然我无睡意,但还是躺那闭目养神。这时咔啪、咔啪的声音不时的传来,闹心的很。反正睡不着,究竟是什么在响,我得下车看看。

我下车后,围着所有刚起出棺椁转了一圈,仔细听听,发现每个刚起出的棺椁都会发出咔啪之声。终于我想明白了,棺椁在地下埋的久了,起出来遇空气、遇风,木材会醒劲。我这时感觉自己有点小聪明,还有点自豪感,想到这,回车里睡。

从新走到奶奶的棺椁时,我发现奶奶棺椁前面的堵头不见了个,里面奶奶的尸骨隐约可见。纳闷!白天可能我比较忙,竟然没注意到。我走到两个第第车前,看看他两个睡没。哈哈哈!车里没人,两个怂货不知啥时候早就跑了。我又去看看其他几家车里有人没,哈哈!笑死我了,除了一个五十多岁的本家大哥,睡得跟猪一样,其他车子里全是空的。那些家伙们把车停在这里摆摆样子,原来他们早跑了。

没办法,我总不能也跑吧!管他呢,心里想准备回车里睡觉。

转回身,猛然间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变了,原本非常寂静的坟地,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大庄园。大大小小的牛马车辆拥挤在庄园门口,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他们当中,有我认识的,还有我不认识的。但是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那辆汽车,怎么卡子人家的墙里面了?再寻找那几辆汽车,有的和我的车一样被墙卡着,还有一辆车竟然堵着人家的房门。

说来也真是奇怪,那房子里的住户好像并不介意,他们来来往往竟然在汽车里穿行,像在空气里行走一样。

哦!那是……

我看到奶奶和爷爷了,两位老人家正从一所大房子里相互搀扶着走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抱着大裹小包,像是佣人打扮。

我急忙迎了上去,大声喊着爷爷奶奶,伸出双手想要搀扶他们。然而,任凭我怎样的努力,一切都如空气般,碰触不得。爷爷奶奶也似乎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难道他们看不到我吗?

目送着爷爷奶奶上了一辆马车,我又举目望望那些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群。我顿时明白了,他们这是正在准备着搬家,因为我们正在迁坟。又忽而醒悟,人们会给去世的亲人烧纸扎,那些传说都是真的。

这算是穿越?幻境?还是我的眼睛是阴阳眼,能看到另一个世界?

天色泛白,眼前那奇怪的景象消失了。揉了揉眼睛,眼前依然是坟地、汽车、棺椁,还有那辆车里睡的跟猪似得本家大哥。

作者寄语:请新老朋友们多多支持,在下在这谢谢各位了!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