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王老师的鬼儿

核心提示:在二十多年的读书生涯里,我遇到过很多老师,有美丽的,也有丑陋的;有脾气暴躁的,也有温文儒雅的。但是,使我挥之不去的是五年级的语文老师。不是因为她有独特的人格魅力,更不是因为她

在二十多年的读书生涯里,我遇到过很多老师,有美丽的,也有丑陋的;有脾气暴躁的,也有温文儒雅的。但是,使我挥之不去的是五年级的语文老师。不是因为她有独特的人格魅力,更不是因为她有天使的美丽,而是因为她是一个非常怪异的女人。她经常莫名其妙的对着一个空位子,指指点点,说说议议。

我的语文老师叫王霞,既不美,也不丑。五年级第一学期,我们原先的语文老师因为生小孩,请了产假。王老师刚从山区调来,顺理成章接了我们班。

我们班有四十二个同学,那时,用的都是双人桌,一张桌子坐两个同学。四十二个同学,二十一张桌子,恰到好处。可是,王老师来了以后,又向学校要了一张桌子,单独放在第一组的最前头。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王老师要那张桌子,是为自己准备的,可是我们都错了。

王老师每次进教室,总是先看看那张空桌子,然后,再对着空桌子笑了笑。最后,王老师走上讲台,声音洪亮,道:“同学们,咱们上课!”

同学们站起身,大声说道:“老师好!”

王老师比了比手势,微笑着说道:“同学们,请坐!”

同学们都坐了下来。王老师开始认真的上课,她讲得很好,通俗易懂,风趣幽默,比以前的语文老师还好。

上课中,王老师不断向我们提问题。当王老问道:“小雨,你站起来,回答这个问题:什么是比喻句?”

全班四十二个同学都很吃惊的看着王老师,说道:“王老师,我们班没有小雨这个人!”

王老师看了看同学们,之后,才微笑着说:“我们班是有个叫小雨的同学,他就坐在第一组的第一张桌子,只是你们看不到他罢了!”

同学们听了,都哈哈哈大笑起来,道:“王老师是在跟我们讲鬼故事吗?”

王老师看着同学们,尴尬的笑了,道:“我说的是真的,没跟你们讲鬼故事!”

同学们还是哈哈大笑道:“王老师,我们不怕鬼故事!”

王老师发怒了,大声呵斥道:“都给我闭嘴!”

同学们都被吓坏了,闭上嘴,连大气都不敢出。王老师看着那张没有人的桌子,说道:“妈妈心情不好,小雨,咱们回家吧!”说完,就走了。

一节最奇怪的课,就那样的结束了!

那个时候,我的同桌叫李小涛,跟我最要好。我们两是最淘气,最有好奇心的两个“混蛋”。

放学后,我对李小涛说:“依我看,王老师一定被鬼上了身。”

李小涛说道:“对,王老师一定被鬼上了身,否则,怎么偏说我们班有个叫小雨的同学呢?”

我看了看李小涛,道:“我知道王老师的家住在哪里,晚上,咱们偷偷去看个究竟!”

李小涛说道:“要是真遇到鬼上身,我们俩对付得了吗?”

我拍着胸口说道:“我的爷爷有法器,保管对付得了!”

李小涛问道:“什么样的法器?”

我说道:“牛眼泪,抹在眼睛上,可以看到鬼。火灵符,钉在鬼的身上,可以把鬼烧死!我还有一样爷爷都没有的厉害法器,你猜猜看。”

李小涛焦急的问道:“别卖关子了,赶快说说,是什么法器?”

我哈哈笑道:“童子尿!我有,你也有!”

李小涛也笑了。

吃过晚饭,我悄悄偷了爷爷的法器,就去找李小涛。李小涛也偷了两个瓶子,分一个给我,道:“装童子尿,遇佛杀佛,遇鬼杀鬼!”

我们俩走到半路,把尿撒进瓶子里装好,揣在怀里。我们俩来到王老师家的门前,偷偷藏在一棵大树下。天黑了,只见王老师独自一人走出家门,朝门前的那条小河,悠闲的走去。

我和李小涛偷偷跟着王老师,看看她要去做什么。王老师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说着奇奇怪怪的话,叫人毛骨悚然。李小涛说道:“赶快拿出牛眼泪。”

我急忙拿出牛眼泪,抹在我和李小涛的眼睛上。牛眼泪抹了上去,我和李小涛惊呆了。王老师的身旁,果真跟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十分可爱。王老师一边走,一边不停的跟小男孩说话。

李小涛说道:“果真有鬼!该怎么呢?”

我说道:“咱们有灵符和童子尿,不怕那小鬼!”

李小涛说道:“怎么收拾那个小鬼?”

我说道:“咱们假装看不见,我先走过去,假装跟王老师讲话。你乘机把童子尿泼在小鬼的身上,让它跑不了!然后,再用灵符烧死它。”

我加紧步伐,走到王老师的身前,说道:“王老师你好!你来散步吗?”

王老师微微一笑,道:“你来这干什么?”

我吞吞吐吐,说不出来。就在这时,只见李小涛拧开盖子,把一瓶童子尿泼在小鬼的身上。小鬼十分害怕,哭着说道:“妈妈,他欺负我!”

王老师脸色大变,猛地把小鬼拉进怀抱。李小涛想把灵符钉上去,却被王老师抓住,撕了个粉碎,骂道:“你们两个小坏蛋,竟敢害我的孩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说着,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我掐死你!”

我两眼翻白,呼吸急促。李小涛吓得哇哇大哭。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老人用桃木剑打在王老师的天灵盖上。王老师一个踉跄,晃了晃头,手一松,把我扔在地上。

我爬起来,看了看老人,原来是我的爷爷。我大声说道:“爷爷!爷爷!”

爷爷说道:“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敢偷我的法器!幸好,我发现及时,要不然,你们俩就麻烦了!躲在一边去,让我来对付这个小鬼。”

王老师骂道:“你个老家伙,我跟你没完!”说着,就像一只老鹰,朝爷爷袭来。

爷爷一闪身,躲开王老师的袭击,道:“王老师,人鬼殊途,你又何必阻止你的孩子转世呢?”

王老师说道:“我养鬼儿,管你什么事?”

爷爷说道:“你的孩子早已死了,你为什么还要困住他的魂魄,阻止孩子转世投胎呢?你知道吗,你这样做,不是爱孩子,而是在害孩子!”

王老师听了爷爷的话,转头看着小雨。

爷爷接着说:“你这样爱孩子,你的孩子幸福吗?我知道,小雨不但不幸福,还很痛苦!因为,他是鬼,你却偏偏要把他留在人间,那样,会损耗他的阴气,最终令他魂飞魄散,转不了世,投不了胎。”

王老师哭了,哭成个泪人。

爷爷继续说道:“王老师,把孩子给我,我送他走!过来小雨,爷爷送你走!”

小雨走过来,看着王老师说道:“妈妈,我要走了!爷爷说得对,我很痛苦!”

王老师看着小雨,痛苦的哭着。

爷爷将一道符咒贴在小雨的额头上,道:“灵符一道,送你回地府!”话音一落,一道蓝光闪过,小雨就不见了!

“谢谢你……”王老师哭泣着。

爷爷拉着我和李小涛,一边走,一边骂道:“你们两个臭孙子,竟敢偷我的法器……险些惹下大祸……”

原来,三年前,王老师的孩子——小雨,就病死了。王老师舍不得孩子离去,就请了一个道士,把孩子的魂魄“养”在身边,跟她一起生活,就像生前那样。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