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千鬼黛之徘徊

核心提示:世界上有一个最神秘的职业,阴阳师。有一个最神秘的家族最能胜任这个职业,千鬼家族。千鬼黛父母都是从事阴阳师这个职业,所以千鬼黛很有从事阴阳师的天赋,而千鬼黛并不想,她一心只

世界上有一个最神秘的职业,阴阳师。有一个最神秘的家族最能胜任这个职业,千鬼家族。

千鬼黛父母都是从事阴阳师这个职业,所以千鬼黛很有从事阴阳师的天赋,而千鬼黛并不想,她一心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孩,她的父母并没有强迫她,千鬼黛来到警察局做实习警察,她的身手很好,于是就开始接了第一个案子。

这天晚上八点多, 实习的千鬼黛坐上了师兄的警车,她开心的说,师兄你好啊,我实习的,姓千鬼名黛,以后多多关照,开车的师兄看了她一眼,白皙的皮肤水汪汪的大眼微笑的朱唇以及那一头柔顺的黑发,师兄友好的点了点头,用散发着磁性的声音说,你好,我叫裴殇,坐在我身旁的这位是我们的头,张廉,千鬼黛一看,那是一位大概四十多岁的男士,满脸严肃,但笑起来眉间很慈祥,千鬼黛他们相处的很愉快,裴殇开着车在城市四处奔波,而张廉则指着四处对千鬼黛指说着什么情况该怎么办,突然,千鬼黛听到前面砰的一声,一位女士被车撞了。“啊!停车”千鬼黛急忙跑下车去,检查女士有没有伤到哪里。裴殇和张廉也下了车,去看开车的人有没有受伤,千鬼黛对那个女士说,女士,有没有受伤啊,撞疼了么?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那个女士不紧不慢的说,我没事,能不能送我去轩淳学院?嗯,走吧,千鬼黛和那位女士上了车,千鬼黛对裴殇说,去轩淳学院,裴殇没说什么,开着车出发了。

在车上,千鬼黛问,你难道还是学生吗。那位女士默许了,那么,你叫什么名字?那位女士默默吐出几个字,我叫萱莱。嗯,你的名字真好听啊,你们还很年轻呢,以后出门要小心点,不要再被车撞到了。萱莱不语。千鬼黛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问她,你们学校很有趣吧!我还没读过高中呢,就直接被父母送到大学了。萱莱转过头看向千鬼黛,说我能相信你么?千鬼黛是个活泼到没心没肺的女孩,但她知道,这种局面一定是萱莱想对她倾诉,于是千鬼黛点了点头。

萱莱说,她爷爷是将军,在她爷爷那个时代,发生了一场暴乱,她的爷爷率领士兵,拿着机枪到她现在的学校残杀学生,死的学生不计其数,没有一个存活,电梯被血液染红,怎么也洗不掉,只好用红油漆粉刷,教室至今白色的墙壁好还沾着血液,只好用墙纸贴起,当年轩淳学院死了太多人,现在过了两个世纪,但是当年伤亡惨重,连千鬼黛都有所耳闻,萱莱说,学校的人知道她的身室,老师不排斥她,但是她经常遭到学姐学长的排挤,他们经常拿当年的事来嘲笑她的家族,她虽然觉得她爷爷有很大的过错,但不希望自己的家族受辱,于是他们发生了争执,萱莱一气之下,一人进了电梯,鲜红的电梯让她联想到了当年暴乱中的学生们,绝望,无奈,恐惧,幸存的学生们不得不一直躲在电梯中,但在电梯开门的一刹那,都结束了。萱莱不在想下去,当她睁开眼睛时,一个眉清目秀女生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对萱莱说,你看见过他吗?啊!!!萱莱闭上眼大叫,睁开眼睛时,那个女生不见了,萱莱想,大概是幻觉吧,但是接下来的一几天,萱莱在上课时,睡觉时,吃饭时,都感觉有眼睛在看着她,一天她去图书馆看书,当她把一本书从书架上取下,透过缝隙,一个五官端正的男生对萱莱说,你看见过她吗?啊!萱莱吓得把书扔到地上,当她捡起书本时,那个男生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周围的学生不解地看着萱莱,这天,萱莱在晚自习上睡着了,她梦见自己来到了当年暴乱的学校,学校走廊里有着一本本杂乱的书,一具具学生的尸体,啊!萱莱听到一阵阵尖叫声,她的对面是电梯,电梯的门缓缓的打开了,里面是四个女孩子,其中的一个女孩正是那天萱莱在电梯里产生幻觉看到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不停的按着电梯,应该是希望电梯门关闭吧,这是迎面跑来了一个男生,是那天她在图书馆遇到的那个男生,那个男生身后跟着六个抬着枪的将军在追赶,电梯里的女生眼泪流出来了,伸手想把那个男生拉进来,可是那个男生已经被枪大中了,电梯里的人也被枪一一击毙,在那个女生完全死亡前,她试着爬出来握住男生的手,但是在快要握住的时候,那个女生的手永远垂了下去。萱莱看到了暴乱时的画面,她懂了,那个男生和那个女生是对要好的情侣,在当年暴乱时,他们死的时候没有在一起,他们想和彼此的灵魂在一起,于是来找萱莱,萱莱被深深的感动了,于是她对千鬼黛说,千鬼,我一定会让他们相聚的,千鬼黛看着萱莱无比自信的笑容,点了点头,说,加油吧,来到轩淳学院的大门前,千鬼黛下车和萱莱告别,并深深的为萱莱告诉自己的这个故事感动着,回到车上,裴殇说,千鬼,你不是说去学院么,怎么刚下车就上来了,千鬼说,裴殇师兄,我怀疑你眼睛有点问题,哈哈哈裴殇感到莫名其妙,于是和张廉说,头,千鬼没问题吧,一路都在自言自语,张廉颇有深意的说,有些事,我们看不见。

回到家后,千鬼黛的妈妈和千鬼黛深谈了一小时,之后千鬼黛睡觉了,她做了一个很美的梦,她梦见萱莱带着男孩找到了女孩,男孩和女孩紧紧相拥,男孩在女孩耳边诉说着甜言蜜语,他们苦苦等待了两个世纪,一切都像当年,女孩时不时亲男孩一口,渐渐地两人的灵魂化作一股粉色的烟,飘向了没有痛苦的地方,而身旁的萱莱,她其实在刚刚的车祸中丧失生命,但她为了完成让男孩和女孩见面的这个心愿,久久徘徊人间,现在她的心愿了结,她的灵魂也化作一股青烟,飘向了没有痛苦的地方。

第二天起床时,千鬼黛自言自语着,哈哈,萱莱,好样的,愿天堂没有痛苦。同时,千鬼黛也想起昨晚妈妈意味深长的话:千鬼,爸爸妈妈是阴阳师,所以你有做阴阳师的天赋,你的眼睛不普通,你能看见那些徘徊于人间的游魂,你也能和他们沟通,千鬼啊,别害怕,它们之所以徘徊于人间,是因为它们有未了的心愿,所以一直在重复的经历死前的痛苦,但是,只要它们了却心愿,就不会在人间继续徘徊。

作者寄语:我是夏沫,夏沫是我真名字,我第一次写请多多直持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