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彼岸花开一

核心提示:(PS:标题也许与正文没什么关系,但我会努力地往上靠的。)当血红色的曼珠沙华在地狱盛开,那恶魔也将卷土重来。 ——引子她,出生在一个盛大的家族里,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她想

(PS:标题也许与正文没什么关系,但我会努力地往上靠的。)

当血红色的曼珠沙华在地狱盛开,那恶魔也将卷土重来。 ——引子

她,出生在一个盛大的家族里,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她想要的,父母都会给她。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对她恭恭敬敬的,身边的老师,同学,也都是被安排好的,因为她的家族太过庞大。

她讨厌这样,讨厌这个没有挑战的生活,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可是,讨厌又如何呢?那毕竟是自己的父母,怎样,大干一仗吗?与家人彻底决裂吗?不,她不能。

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妈妈总是会给他介绍男生,每次都被她拒绝,“难道要我嫁给一个你们安排好的人吗?应该是让我去选择,我有这个权利。”这是她第一次按照自己的意愿,第一次有能够选择的权利。

可是,她根本不了解这个社会。

那天她在马路上走着,突然有一辆车,朝她冲了过去。她一下子愣住了,没有闪开。就在车马上就要撞上时,一只手将她拽到一边,她回过头去,看着那个帅气男生,冷冷的对他说:“你也是我父母安排的吧,快点给我走开!”

她转过身刚想走,就被男生拉住:“喂!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危险?要不是你遇到我,你这会儿就没命了你知道吗!你应该感谢我知道吗?”她慢慢的转过来,惊讶的盯着他,“你…是在骂我么?”

那男生被吓了一跳,撇了撇嘴:“是又怎么样?”她很激动,因为他是第一个,第一个会骂她的人。“你要是没事我就走了啊。”男生一脸无奈。

就在男生刚刚走开几步的时候,她突然大喊:“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男生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她:“我只是个路人,你不需要知道我。”“可,可是,我想认识你!你是从小到大第一个骂我的人!”

他回过头来:“然后呢?找人揍我吗?”她连忙摆了摆手:“不,不是的,我,我喜欢你!”她低下头,脸渐渐开始发烫。

他朝她走过来,用手钳制住她的下巴,使她的眼睛对上他,嘴角上挂着一丝嘲讽:“哦?一见钟情吗?真是可笑。”

她看着他“我们玩一个游戏吧。”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惑:“游戏?”“对,‘七天情侣’,我们当七天的情侣。如果七天后,你喜欢上我了,那么我们就还是情侣,如果没有,你我就当做从没见过。”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游戏我还没输过。”

是的,他答应了。她决定,要让他在七天之内喜欢上她。

在这七天里,她会亲自给他做饭,虽然总是会做糊;她会给他收拾家,虽然没收拾差不多;她会给他发自拍,无论是什么样的。

在这七天里,她做的饭虽然总是糊的,他却一边嘲笑一边把饭吃得一点不剩;虽然她收拾的跟没收拾一样,他却还是边调侃边帮忙;她会给他发自拍,他总会说一句“太丑了啊”,然后默默地保存了下来。

七天,很快就过去了。她将他约出来。她对着他顽皮地笑了笑:“你有没有喜欢上我啊?”

“没有。”他面无表情。她听到了这两个字,眼睛里瞬间失去了光芒。他看到她失落的模样,走到她面前,揉了揉她的头发微笑:“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

她抬起头,看着微笑的他,嘴角微扬。

她带着他回家,把他介绍给了父母,令她惊讶,父母并没有将他赶出去,而是热情的款待。

可是好景不长,他突然消失在她的生活中,像是从来都不存在一般。

她会天天给他打电话,但听到的仅仅是那冰冷的女声“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有一次,她不抱有任何希望的向往常一样给他打电话,他却接通了。她很激动,因为她想问的太多了。

“我们分手吧。”可她却听到了她最不想听到的话,分手,吗?“为什么?”“你妈妈找过我了。”“她给了你什么好处?”“五百万…”“呵,原来在你心里,我连五百万都不值!”“…可这笔钱真的对我很重要。”“不就是五百万吗,我也能给……”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他不会回来了…

她整天将自己锁在房间里,独自喝着闷酒。

她的妈妈敲了敲门,“女儿,不要再把自己锁在屋里了,为了那个男人不值得。”

“一切都是你的错!若不是你,他不会离开我!”她怒吼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可他若是真的爱你,又岂会为这五百万而离开你呢?”

是啊,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罢了。什么离不开她,扯淡!他接近她,不过是为了钱罢了!

她听了她妈妈的话,嫁给了一个安排好的人,是的,没有爱。

她想普普通通的过完这一生,可连这么简单的愿望她都不能实现。那个人,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经常喝醉,她也经常挨打。

这样痛苦的活着,还不如直接了断。不就是死吗,痛一下,也就没有知觉了。

她走到厨房拿起了菜刀,砍向自己颈间的动脉。她直直的倒了下去,温热的鲜血从她的颈间缓缓流出,蔓延。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她看到躺在地上的自己,看到周围的警察,痛哭的家人,还有那个可恶的男人,假装难过,嘴角却带有一丝弧度。

是的,她已经死了。

报仇吗?

深夜,她找到了那个男人,此时已经凌晨,他却刚刚从酒吧里出来,喝的叮咛大醉,东倒西歪。

她将手伸出来,用鬼打墙,将他困住了。男人瞬间清醒。回过头去,看到了她,浑身是血的她。什么都没有说,静静的飘在半空中,脸上挂着冰冷的表情。恐惧,在男人的心中蔓延开来。

她渐渐向他逼近,阴森的面孔,空洞的眼神,加上这漆黑的夜晚,男人愈来愈害怕,不禁大声喊叫。

“住手!区区新魂,就出来杀生!真是不自量力!”

然而她却愣住了,这熟悉的声音,是他。

眼睛干干的。

对了,鬼,是不会流泪的。

她慢慢的转过身,看向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悲伤。

看着她转过身,他便待在那里一动不动。

是她,真的是她!为何她会变成这般模样?

可自己现在已经出了家,成为了一名道士,他的职责,就是不放过任何一只鬼。

“是你,对吗?你不会杀我的,对吗?”她幽幽地说道。还是那甜美的声音,只不过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悲凉。

他忍住了眼泪,握紧了拳头,说出了违心的话“我不认识你。”

她的瞳孔放大,惊讶的看着他,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一般。

“不过看在你没有杀害生魂的份上,我就…”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她便伸出长长的指甲,刺向了身后男人的心脏。

‘噗’,心脏被她拿了出来,身后的男人瞬间断了气。她吞掉了男人的心脏,又轻轻抓住他的魂魄,吞了下去。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哈喽,又见面鸟~这次打算写一篇长一点的文文,但思路根本停不下来!放心,不写个三篇五篇的我是不会停下来的!多多支持喽~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