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七十八】天龙八部

核心提示: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众生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盛苦。人海茫茫,众生皆苦。看来施主也为此困扰,方才会一眼被这“天龙八部众”所吸引。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众生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盛苦。人海茫茫,众生皆苦。看来施主也为此困扰,方才会一眼被这“天龙八部众”所吸引。”

我这才回过神来,咬了下舌头,疼痛感让思绪重新回到了脑海中。映入眼帘是如霜警惕的目光还有莫雨涵焦急的眼神。我回头看去,叫醒我的是一个老和尚,枯槁素衣,须眉皆白,一脸的悲天悯人,一样的慈眉善目。

就像屋内端坐的那个佛像。

此刻我的头还迷迷糊糊的,感觉刚才有人拿棒子砸了我的头一般,不由得捂住了头,看向周围,吴子明这个傻大个像是着了魔般死盯着壁画,眼里隐隐有血丝浮现。那老和尚走了过来,手里轻捻佛珠,向我施了一礼:“不知施主可否随老衲到禅房一叙?”

我赶紧还了一礼,指了指傻站着的吴子明,皱眉问道:“我这位兄弟是怎么回事?”

老和尚笑了笑。摇了摇头却并不说话,只是示意让我跟着他走。我让莫雨涵看着吴子明点,随后便跟着老和尚走进了另一间房。

一进门之后我就感觉一股清凉之气在鼻尖游走,精神也不由得为之一振,打量四周,屋内只有一张床,床上有两个蒲座,一张竹桌。一个大大的“静”字挂在墙上。

老和尚坐在蒲座上,再次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我脱掉了鞋,面向他盘膝而坐。

老和尚拿起茶壶,将一杯带着袅袅雾气的热茶推到了我的面前:“贫僧了尘,是这间寺院的主持。”

“失敬。您把我叫到这里来,是因为莫雨涵小姐?”我拿起茶杯来轻抿了口,茶水入口刚开始只觉得热,待那股热气退去后却剩下了一嘴清香,回味无穷。我不由得将杯中剩余的清茶一饮而尽。

了尘笑眯眯的看着我,又替我将茶水满上了。

“是,也不是。我确实受莫小姐所托要为三位求符,但是见了施主后,我却觉得只是求符恐怕对施主三人意义不大,难解心头烦琐,所以才冒昧请施主来此一叙。”

我眉头一挑,笑道:“难道这世间还有佛祖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吗?”

了尘看着我的眼,笑道:“佛祖自然有大 法力,但世人安能人人获自在?非是佛祖不愿普渡众生,实是众生舍不得这身臭皮囊啊!施主既然会沉浸于“天龙八部众”壁画中,恐怕心中执念比起一般人是有过之而不及。若是单单一道符旨、一块美玉便能攘灾得福,那么命运未免也太过儿戏罢了。若想得大自在,大解脱,何不放下心中所念?我观施主也是慧根清明之人,想必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看着杯中微旋的茶叶,不由得愣住了。

放下就能解脱?呵呵。

怎么能忘?怎么能放?是该忘记小雯,还是该忘记自己?

我抬头看着了尘,不由得苦笑道:“我若忘了,那我还是我吗?”

了尘低宣了一声佛号,面色悲悯的说道:“人来这世上本就是空荡荡来的,走时也定孤零零的走。昨日之华园,今日之枯墙。这世间种种痛苦,皆因人感情纠缠不清。你若是执迷不悟,恐怕会越陷越深。何不斩断情丝,重新开始?”

我愣了好久,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小雯跟我说的一句话:“呆子,我们结婚吧。不许你不答应。”刹那间,万种滋味一齐涌上了心头。

我沉默了好久,才低声道:“大师,你错了。”

“错了?哪里错了?”了尘面上的笑容已然消失不见,只剩下了苦闷。

“从一开始,就错了。”我抬起头来盯着他的眼,认真的说着,虽然颤抖,却很平静:“这世间,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受苦的,这就是命,不能躲,也没法躲。

我曾经逃避过,也绝望过,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叫白飞,我妈给我的命,我爸给我的名,这谁也夺不走!我这辈子,只要一个名字就够了!

我确实受过很多苦,但是我都承受住了。因为这就是我的命运,即使我再怎么难受,再怎么害怕未来,但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走下去。

因为命运就是这么个奇妙的东西啊!就算我的过去再怎么黑暗,再怎么丑陋,那就是我的人生!不可逃避,不可更改。我活了二十四年了,这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留下的东西,唯一值得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忘记?我怎么可能放下?忘记过去,等于背叛。”

这下轮到了尘看着我不说话了。半晌他才苦笑道:“我果然劝不动你。罢了,随你吧。但是我相信,你最后一定会回来的。”

我向他施了一礼,问道:“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想请大师为我解惑。”

“你说。”

“为什么我看到那幅壁画,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好像...”我闭着眼睛,尽力回忆着那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壁画中的那个人就是你?”了尘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睁开眼惊道:“没错,就是那种感觉!好像我就是他!我还做了个很长的梦,但等我醒来时却发现什么都忘了。”

“那是自然。无论是你,还是那位吴子明施主,恐怕前世都是杀伐果决之辈,自然会与主战的阿修罗道有所感应。世人皆有十二命宫,十四主星错落其中!施主你首命宫无星,当为天煞孤星!那一位吴子明施主命比你好一点,是破军命,也就是俗称的将军命。”

天煞孤星?靠,搞错了吧!上次那个算命的老头不是还说我命犯桃花吗?

看见我抽搐的嘴角,了尘严肃道:“白施主,我之所以劝你了断红尘,是因为你今天下午帮了那保安一次忙,想让你命中少些坎坷。但既然你不愿,那你就好自为之吧。但你一定要记住,多行善事,方得善终。”

“大师,你怎么知道我帮了个保安?难道你真的有预知的能力吗?”看着了尘那副飘然出尘的模样,我对他的话不由的信了几分。

“阿弥陀佛,我只是出家,又不是出国!还有,”了尘大师白了我一眼,有些奇怪的问道:“难道你不知道莫小姐喜欢夸你这件事吗?”

....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