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七月半来访

核心提示:经过了一星期的课程,终于熬到周末,张晶的室友们全部打算要好好地睡一天,不准任何人起床,要一直呆在床上,把星期一到星期五的觉全部补回来,就这样,从晚上一直睡,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每个

经过了一星期的课程,终于熬到周末,张晶的室友们全部打算要好好地睡一天,不准任何人起床,要一直呆在床上,把星期一到星期五的觉全部补回来,就这样,从晚上一直睡,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每个人几乎是睡醒了玩手机,玩累了又继续睡,直到晚上时,吃完外卖后,全部无所事事的坐着,现在她们精神特足,谁都睡不着。

后面不知道是谁提议玩笔仙,今天刚好是七月半,据说是鬼气最重的一天。

这个提议一出,其他人表示赞同,韦彤说道:“平日里看小说,经常写到玩笔仙招到红衣学姐,又或者招到有冤情的鬼,然后帮助她们洗清冤情,化解她们心中的仇恨,让她们投胎去,感觉自己就像救世主一样,反正也无聊,我们就玩嘛!”

谁也没拒绝,寝室四个人就开始准备材料,用几张凳子拼在一起,合成一张方桌,每个滴一滴自己的血放进碗里,但张晶拿着针,迟迟下不去手,感觉这会很痛,趁着室友不注意,拿出红色墨水的钢笔,在自己食指出滴了一滴红墨水,接着又快速地滴进碗里,然后四人围着桌子,十指相扣,闭着眼睛,大约五分钟过去了,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张晶觉得太无聊了,就偷偷地张开眼看着自己的室友们,觉得这也太幼稚了,只是小说而已,还当真了,她们怎么没说,还有一些小说写到招到鬼的人,最终都死得很惨,没想到她们比自己还幼稚,幸好自己没滴血,不然痛得多无辜,再说了,万一她们真招到鬼,还不得吓死她们啊!

想到这,张晶就忍不住想笑,打算吓吓她们,看她们以后还玩这么幼稚的事不,等张晶完全张开眼睛,正在开口说话时,却发现她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站了一个脸色惨白的人,可能发现了她的视线,这三个人全都看向张晶,咧着嘴笑,一瞬间,张晶疯狂般甩开了十指紧扣的手,把桌子上的碗扫到地上,清脆的破碎声让其他三人睁开眼睛,好奇地看着她,又看看周围,发现没什么异样,有些疑惑问道:“张晶,你干什么呢!好好的,你疯了不成。”说这话的是她隔壁床的室友李兰。

听了这话,站在李兰旁边的唐英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兴奋地问道:“还是你被鬼上身了?”

这时,三个人全都看向张晶。

把东西打碎后,等张晶再反应过来时,室友身后的鬼全都消失,却看到室友那兴奋的眼睛盯着自己,瞬间有些气恼地大声说道:“上你个大头鬼,你们才是鬼上身了呢!”

可能是感受到张晶有些生气,她们三个相互看了彼此一眼,耸了耸肩,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

晚上,越是想今天所看到的三个鬼影,张晶就越睡不着,阳台上,忘了关的门随着风律动不停地撞击着,如果是换着平常,张晶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起床去关上,但经过今天的事后,她不敢,她现在只觉得全身被恐惧笼罩,难以呼吸。

尽管门发出怎样的声响,丝毫没影响到她室友们睡觉,其中还有一个打起了呼噜。

透过敞开的门,一阵七月半特有的风吹了进来,张晶似乎看到了几个身影飘到她的面前,流淌着血水的眼睛正盯着她看,她想大喊,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自己眼前的鬼影。

似乎感觉到张晶的挣扎,三个鬼影对着她阴深地笑了笑,随即分别飘到李兰三人身边,透过她们的身子,最终和她们一起合二为一,张晶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她想叫醒她们,困意突然袭来,毫无意识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张晶醒了过来,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急急地下床叫醒李兰三人。

“唔~张晶,你干嘛呀!”最先被吵醒的李兰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嗯?你们没事吧!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张晶不敢把昨夜看到的告诉他们,这种事没有根据,没人会信的,只能试探性地问。

“没有,我们能有什么事。”李兰说完这话,顿了顿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从昨晚你就很奇怪?”

“呃?我?没事没事,快起床去上课了 。”

这一天,张晶没怎么听课,视线一直在她们三人之间来回打转,察觉到她们好像真的没事,松了一口气,也怀疑昨晚是不是自己做梦。

时间过得很快,等放中秋回来的时候,张晶发现她的室友们全都带着口罩,问她们怎么了,谁也不肯说,支支吾吾地敷衍着。

在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们到初玩笔仙时所看到的鬼影。

走进李兰三人,就可以闻到一阵恶臭味,班里的同学们谁都不肯挨着她们,而她们寝室,更是让所有人绕道而走。

似乎是受不了同学们的异样,李兰三人决定请假回家,这一决定瞬间让班里的同学激动不已。

张晶虽然也忍受不了,可她更担心的是接下来要发生事。

半过月过去了,而举国欢庆的国庆节到来,这一天,张晶收到了三个电话,瞬间让张晶尖叫起来,原来在国庆期间,她的室友在同一时间死了,而医院检查说她们身上长的是尸斑,按理来说她们应该接近两个月前就死了,至于会在国庆期间死亡,他们也无法解释。

张晶拿起电话给家里说她要转校,就急急忙忙收拾东西离开寝室,一路上,只有她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多么不平静。

转过头去,透过车的后面玻璃,张晶似乎看到了三个熟悉的鬼影再向她招手。

“啊!”那是她室友,看着她们一张一合的嘴唇,似乎在说:“你为什么没事?你为什么不来陪我们,不是说,我们是好闺蜜吗?”张晶失去理智般抱着头大叫:“我有提醒你们,是你们不信。”接着,随着车的晃动,等张晶再抬起头时,发现自己所坐的车翻了,而自己的尸体却躺在血泊中。

第二天,报纸上最醒目的地方写着,某某高中生死于车祸。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