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正文

紫色的花

核心提示:“哇,这朵花好漂亮!”刘丽摘起路边的花就往头上别。李梦看见了连说好看,自己也摘了一朵别在头上,到学校里好多男生都说戴了一朵花比平常要好看些。一些女生议论开了“戴了朵花就

“哇,这朵花好漂亮!”刘丽摘起路边的花就往头上别。

李梦看见了连说好看,自己也摘了一朵别在头上,到学校里好多男生都说戴了一朵花比平常要好看些。

一些女生议论开了

“戴了朵花就以为自己是女神了,呵。”

“就是就是,看人家何菁每天戴着花漂亮就学人家,何菁本来就漂亮!”

“而且呀,何菁最喜欢花,才不会把有生命的鲜花别在头上!”

“这么说来,有一段时间没看见何菁了呢...”

这些话,说得刘丽是又气又恼,李梦则是安慰她。

放学后,李梦悄悄地跟在一个男生后面,不巧的是被男生发现。

男:“出来!”

李梦:“额,那个,周涛,我...”

周涛:“你,你什么?”

李梦:“其实我...其实我喜欢你啊!”

周涛听了这话有点吃惊但很快又戏谑地看着李梦,嘲讽地说:“你这个颜值,也配做我女朋友?”

李梦听了这句话,感觉自己一直守着的美好破碎了,可是她还是喜欢他...

此后每天刘丽都要走那条路,经过那里的时候摘一朵花,可花毕竟容易枯萎,但是她好像越来越喜欢花了,可是李梦却不怎么高兴。

有一天,刘丽摘了一朵紫色的花,那朵花很耀眼,说不出的妖媚,她把它别上了头。

走到学校里之后,平时不怎么起眼的她,就好像一下子得到了上帝的恩宠,路上的男生纷纷向她投来爱慕的目光,她真的以为自己今天走运了一般,非常高兴地进了教室。

下课之后,很多男生串班过来看刘丽,约她的人也不少,就连自己一直喜欢的学长都来了,学长约她去吃饭,这让刘丽受宠若惊,连连答应,一旁的李梦阴沉着脸。

回家后,那朵紫色的花却没有枯萎,相反是鲜艳了些,这让刘丽有些许吃惊,高高兴兴的睡了。

第二天刘丽醒来看了看闹钟,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忙匆匆的收拾好,花也忘了带就往学校冲去。可是今天有点怪怪的,可是有哪里怪怪的呢,对啊,那些男生怎么没有争着给自己打招呼送东西呢,为什么呢,哎管他呢先去教室。

下课之后刘丽拿着自己昨天晚上做的曲奇饼高高兴兴的朝学长的教室走去,可是学长看了看自己很是嘲讽的说了一句,拜托,我根本不认识你好吗。这句话听得刘丽是一脸懵逼,她不明白,今天大家都很奇怪,昨天也是,为什么呢,到底是哪里不对呢,猛的,她意识到可能是因为那朵花,肯定是,想到这儿,她翘课回去戴上了那朵花。

果然就像她所想的那样,男生们就好像被她用磁力吸过来一样,个个对她嘘寒问暖,就好像,就好像中邪了一样。如果说这朵花有这样的能力,让她能和自己喜欢的学长在一起,让她能受到大家的欢迎而不是无视,让她能受到大家的关心而不是冷漠,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她刘丽有生以来从未如此过,被人爱被人关心受人欢迎的感觉,真好 。

几天过去了,刘丽越发的消瘦,李梦看得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她劝刘丽把花摘下来,可是刘丽一听到这个就一双发红的眼睛盯着她,十分恐怖。女生们开始不解,纷纷议论着

“她明明那么丑,为什么男生们就像中邪了一样”

“呜呜呜,我的学长喜欢她了,明明之前经常和我在一起的啊”

“不对,这件事很奇怪你们不觉得吗?”

“可是,哪里很奇怪呢?”

这时,李梦走出来,阴沉着脸淡淡的说:“你们不觉得她头上别的那朵花有古怪吗?”

“对啊,她的那朵花别了好久,没有枯萎诶!”

“不如我们去收拾一下她吧”

“她那么骚,对,弄死她”

“好,下节课去”

下课之后,上厕所回来的刘丽被很多女生堵住。

“你这个骚货,不好好做学生,到处勾引人家喜欢的人”一个女生过去就一把抓着刘丽的头发。

“摘了她头上的花!看着真碍眼!”

“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刘丽就像疯了一样。

这个时候李梦走到刘丽身边慢慢蹲下,看着她,说:“把花摘下来好吗,你看看你,为了美,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听话好吗,你不算丑啊,你看看我,大家都说我是班上最丑的,又胖又丑,你在担心什么呢,总有垫底的不对吗”

“那也不可以!”刘丽冲出了人群,跑到自己家里,把门紧紧的闭上。

她摸了摸头上的紫色花朵,没有丢,啊,这么久了,都没有枯萎呢,为什么越来越妖艳?难道,我是它的养分吗?刘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赶紧走到梳妆台钱,看着大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觉得惊悚,为什么自己越来越不堪这朵花却越来越鲜艳?为什么这么久了花儿不枯萎?她越来越肯定了之前那个想法,摘掉这朵花,就会失去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学长,真的可以吗?刘丽的手慢慢摸上了那朵花,她想把它摘下来,诶?怎么摘不下来?怎么可能?!她使劲扯了一下,却痛得她不行,摘不下来,摸了摸后脑勺,密密麻麻的是什么东西?像,像树根?!怎么可能!她把自己的后脑勺对着镜子,把头发慢慢撩起来,天哪!她尖叫了起来,跌坐在地上。

“刘丽,你在吗?我是李梦开门好吗,你在吗?你还好吗?”

听到自己好朋友李梦的声音,刘丽就感觉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哆哆嗦嗦地说:“钥...钥匙在...在地毯下面...快...快点...”

李梦拿着钥匙,开了门。

“李梦,李梦,帮我把我头上的花取下来...好不好?后面...后面有个...有个脸...”刘丽哭着说。

李梦绕到刘丽身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好,我帮你取下来。”

明晃晃的手起刀落,一颗人头滚落下来,眼角还带着泪,满脸不是不甘。

李梦拿起血泊中的花儿,冷笑道:“你终于死了,我不想杀你的,哈哈,哈哈,你自找的,涛那么优秀,你装什么清高拒绝他,你不懂珍惜,是我的话我绝不会这样的,何菁多好,她知道涛优秀,和涛在一起了,可我不开心,她漂亮没有错 ,错在她抢了涛,你突然变得那么受欢迎,为什么呢,因为这朵花,我嫉妒你,凭什么,你可以,我也可以啊,明明就是因为这朵花,不是吗,现在该我了。被关心被爱的感觉是怎样的呢?呵呵。”

几个月后,李梦暴死在一个花丛中,旁边一朵花漂亮得耀眼。警方赶过来,李梦瘦骨如柴,而旁边的花儿们十分耀眼,警方挖开草坪,里面有一具死了很久的女性尸体,经查证,女尸叫何菁。

作者寄语:哈哈,好久没有发还是希望多多评论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泸州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else{ document.write(''); }